103歲的杜莉君:名下資產千億,6個兒子都是富豪,晚年卻不快樂

2006年,鷹君集團創始人羅鷹石以93歲高齡去世,留下600億資產。

羅鷹石有6個兒子3個女兒,但是他并沒有把資產分給子女,而是全部留給了妻子杜莉君。

杜莉君比羅鷹石小6歲,當時也有87歲了,一個耄耋老人,又是女流之輩,羅鷹石為何會放心地把財產都留給她支配呢?

這是因為,杜莉君絕非普通豪門闊太太可比,她本身也是一個成功的生意人,有能力處理和分配數百億家族資產。

鷹君集團的名字,就是從羅鷹石和杜莉君名字中各取一字得來的,他們不但是夫妻,更是創業伙伴。

但是誰也沒能想到,當年羅鷹石留下的600億資產,后來居然成了一塊燙手山芋。

接管這筆資產的杜莉君,非但晚年過得不快樂,還被迫跟親生兒子對簿公堂,這是為什麼呢?

杜莉君一共生了6個兒子:老大羅孔瑞,老二羅旭瑞,老三羅嘉瑞,老四羅康瑞,老五羅鷹瑞,老六羅啟瑞。

兄弟六人如今個個都是資產過億的大富豪,他們中最出名的是第四子羅康瑞。

羅康瑞的身家超過200億,現任妻子是霍啟剛的母親朱玲玲,所以如果朱玲玲見到杜莉君,還應該喊她一聲婆婆。

但是朱玲玲的這聲「婆婆」恐怕很難喊得出口了,雖然103歲的杜莉君仍然健在,卻跟四兒子羅康瑞鬧得很僵,母子關系尚且如此,婆媳關系又能好到哪去呢?

杜莉君和羅康瑞的失和,正與2006年羅鷹石去世后留下的那筆600億,如今已增值到超過千億的資產有關。

事情還得從2016年說起,那一年杜莉君97歲。

當時鷹君集團的掌門人已經是杜莉君的三兒子羅嘉瑞,2016年,羅嘉瑞頻繁地買入家族公司的股票,使得他的持股比例不斷上升。

這很快引起了杜莉君的注意,因為一旦羅嘉瑞的持股比例超過50%,杜莉君就將失去對集團的控制。

看到這里,可能有人會覺得奇怪: 杜莉君已經是97歲高齡的老人了,她百年之后,財產始終要是留給子女的,為何兒子羅嘉瑞增持股票,會讓她如此忌憚呢?

這正是羅氏家族矛盾的核心問題。

原來杜莉君的6個兒子,各有各的小算盤,就連杜莉君自己,也不是對所有兒子都一碗水端平,而是最偏心小兒子羅啟瑞。

多子女家庭,最小的往往最受寵,羅啟瑞受到母親的特別偏愛,是可以理解的,倘若是普通家庭,哥哥姐姐們也未必會有想法。

然而羅家的資產超過千億,在巨額財富面前,別說手足之情,就算是父子之親也靠不住。

所以除了羅啟瑞之外,杜莉君的其他5個兒子都希望她早點分家產,免得夜長夢多,但是杜莉君拒絕這麼做。

杜莉君越是這樣,5個兒子就越覺得她會把所有資產都留給小弟羅啟瑞,果真如此,鷹君集團也將遲早落入羅啟瑞一人之手,這是羅家5兄弟都不愿意看到的。

為了避免這一局面的發生,時任鷹君集團掌門人的老三羅嘉瑞先發制人,他用自己能夠控制的資產,以及四弟羅康瑞的支持,大量購入散戶手中的股票,以便讓自己的持股比例增加到50%以上,從而擁有家族集團的話事權。

杜莉君馳騁商場數十年,三子羅嘉瑞做出這麼大的動作,她豈能不知?于是也爭鋒相對地收購股票。

由于其名下資產都歸信托公司管理,所以就給信托公司下達了收購股票的任務。按照當時的情況,只要信托公司及時為杜莉君收購股票,就可以挫敗羅嘉瑞的企圖。

可沒想到的是,信托公司最終并未執行杜莉君的要求,以至于羅嘉瑞的收購一路順風,并很快成了集團第一大股東。

如此一來,整個集團也就事實上落入了羅嘉瑞的手中。

羅嘉瑞得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小弟羅啟瑞踢出董事局,從根本上杜絕他獨占公司的可能。

羅啟瑞是杜莉君最疼愛的兒子,如今被踢出董事局,這口氣怎麼能忍?

為了重新奪回大權,杜莉君把不執行自己要求的信托公司以及惡意增持股票的三子羅嘉瑞告上了法庭。

羅嘉瑞也不甘示弱,拉來四弟羅康瑞以及妹妹羅慧端助威。

羅鷹石家族曾位列「香港十大家族「,如今母子居然為了爭奪財產而對簿公堂,坊間自然熱議。

有人怪杜老太太偏心引發戰火,也有人怪羅嘉瑞財迷心竅惹母親生氣。

外人尚且站隊,羅家人肯定也不能隔岸觀火,事情越鬧越大,最終形成了兩派陣營: 一派以杜莉君為首,長子羅孔瑞,次子羅旭瑞以及幼子羅啟瑞為從;另一派則以三子羅嘉瑞為首,四子羅康瑞以及長女羅慧端為從。

羅孔瑞和羅旭瑞之所以支持母親,是因為他們曾經是家族集團的繼承人,最終卻因為各種原因被邊緣化,以至于在兄弟幾人中得到的股份最少。

杜莉君要求重新分配股權,等于是要將三子羅嘉瑞手中的資產拿出來分給其他兒子,羅孔瑞和羅旭瑞作為受益者,當然會支持母親的決定。

至于羅啟瑞,他是杜莉君最疼愛的幼子,肯定也會毫無保留地站在母親這邊。

四子羅康瑞其實對家族財產不在乎,因為他已經通過創業積累下了百億身家,是羅鷹石幾個兒子里最成功的一個。

但是杜莉君對幼子的偏愛卻讓羅康瑞很不滿意,所以這場「家族內斗「,他選擇支持三哥羅嘉瑞,從而導致其和母親的關系鬧僵。

由于涉及的資產過大,法院一直到2019年才正式宣判,結果對杜莉君很不利,因為她提出的訴求缺乏證據支撐,法院最終判她敗訴。

那一年杜莉君剛好滿100歲,百歲高齡跟親兒子對簿公堂,還迎來了敗訴的結果,對她的打擊可想而知。

2020年,不服氣的杜莉君再一次提起訴訟,結果依然因證據不足而敗訴。

更慘的是,就在杜莉君打官司的兩年間,三子羅嘉瑞繼續收購集團股票,使其持股比例上升至62.5%。

這就意味著,就算杜莉君把所有散戶的股票都買過來,也無法超過羅嘉瑞的持股,自然也奪不回集團的控制權。

百歲高齡的杜莉君,眼睜睜地看著親生兒子一次又一次地挫敗自己,內心想必是極不好受的。

或許是意識到了失敗無法挽回,六子羅啟瑞的態度首先變軟,他呼吁哥哥姐姐們看在一家人的份上,能體諒一下老母親的心情,把母親的畢生財富交出來。

但是這份呼吁,并沒有得到羅嘉瑞、羅康瑞等人的回應。

2021年,羅氏家族爭產案再一次鬧上公堂,只不過這一次,杜莉君并沒有在起訴方名單上,而是由其幼子羅啟瑞領銜。

這不奇怪,畢竟2021年的杜莉君已經是102歲的老人了,以她的身體狀況,恐怕也無力出庭了。

不出意外的是,這次訴訟依然以羅啟瑞方的失敗而告終。

三次起訴,三次失敗,杜莉君為此付出了超過2億港幣的訴訟費。

悲劇的是,錢雖然花出去了,想要達成的目標卻未能實現,真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

如今103歲的杜莉君依然健在,那筆價值超過千億的家族信托,也依然在她的名下,可她的晚年,卻一點也不快樂。

有人說,錢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然而對于杜莉君來說,許多問題恰恰就是錢太多鬧出來的。

倘若她只是一個普通家庭的老太太,膝下有6個兒子3個女兒,晚年想必會更加幸福吧。

用戶評論